<落亂同人-こへ滝> 尋の段-中

MERO吃的字總讓我心情跳躍XD


   
夕陽已經落下了。為什麼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站在山頂?七松小平太疑惑地歪著頭,三之助他們就算了,一向都會跟上的瀧夜叉丸竟然還沒出現?那大家是跑去哪了?


   
回去找他們好了。正當七松小平太這麼打算時,和自己同年級的善法寺伊作出現在山路上,「喂!」


   
「什麼啊!是你啊!我還以為是我們的委員終於到達終點了。」七松小平太哈哈大笑著,沒注意到善法寺伊作凝重的神色。


   
「你的兩個委員現在正躺在保健室,金吾已經回來了。問題是瀧夜叉丸不見了!」不是很滿意他的反應的伊作,微怒地說著。


   
「疑?瀧夜叉丸嗎?那傢伙不用擔心啦!」看來七松小平太對瀧夜叉丸評價不低,認為他應該不會出事才對。


   
伊作雙手抱胸,對他說起教來。「你可是體育委員長,你的委員可不是安穩地坐在食堂吃飯,還有一個不知跑去哪裡?你就不能表現出身為委員長的責任感嗎?」


   
被他這麼一說,七松小平太收起笑容,「我去找瀧夜叉丸。」走過伊作的身旁,他就跑往山下,開始找尋瀧夜叉丸。


   
伊作抓抓頭,嘆了口氣。「真是的。」




   
所以說,幸好讓金吾先回去了,要不然這下可就是兩個人跌落在山谷。瀧夜叉丸撥了幾下捲翹的瀏海,得意地想著,嘴角卻微顫著。他這忍術學園四年級中的優等生,竟然一個失足跌落山谷,腳還扭傷,痛得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
   
不要緊,憑他在學園裡的人氣,一定很快就會有人發現他還沒回去,然後緊張跑出來找他。不過這想法隨著時間過去,讓瀧夜叉丸的心開始浮動。


   
望著逐漸變暗的天空,瀧夜叉丸露出不確定的苦笑。「喜八郎會不會注意到我還沒回寢室?」雖然有更高的機率,綾部會在洗完澡後直接就寢也說不定。


   
還是等腳傷好一點時,再自己走下山了。瀧夜叉丸躺在岩壁上,望著滿天閃爍的星星,看著看著,他縮緊身子,在清冷的傍晚,會暖活一點。


   
那個時候,自己好像也是這樣一個人。




   
いけいけ、どんどん!」


   
聽著前方傳來的喊叫,瀧夜叉丸仰天喘著氣,已經沒辦法再跑下去了,六年級的前輩也被三年級的七松小平太,也就是在前頭大喊的傢伙,拋在腦後。而他瀧夜叉丸憑著不認輸的心情,一路追了上來。只是雙腿肌肉早已不堪負荷。


   
瀧夜叉丸的雙腳發抖地扶著山路上的樹,胃一陣痙攣,他彎下腰,嘔出早上尚未被被消化完的早飯。用手背隨意拭去嘴邊的髒物,瀧夜叉丸走回山路,看向山頂,慢慢地爬上山坡。


   
走著走著,總覺得不對勁,沒聽見七松前輩的聲音,周圍很安靜。瀧夜叉丸眨眨眼,唉唷!不會是迷路了吧!


   
「怎麼可能,我瀧夜叉丸怎麼可能會迷路?」還不肯接受事實的瀧夜叉丸,用單手撐在樹幹上,另一手撥著瀏海,「……好吧!我還是一年級生,會犯這點小錯誤是正常的。」


   
所以趁還沒有發現時,趕快找到路回去才對,這樣一來,迷路的事情只有他跟老天爺知道。瀧夜叉丸很佩服自己地笑了笑,折返回剛剛的路線。




   
「你有沒有看見瀧夜叉丸?」


   
「沒有耶。」穿著深藍色忍服的前輩滿臉通紅地回答,「他不是一直都跟在小平太後面?」


   
他露出不太妙的表情。「我剛從山頂下來,小平太也沒看見瀧夜叉丸。」


   
「迷路了?」


   
對於同學的回答,讓他有點想笑。「迷路?嗯……也不是沒可能。」


   
「喂!雖然這條山路來來回回也不下幾十次,會迷路還滿蠢的,但我比較擔心他出意外。」


   
「那我去找他吧!你去跟小平太說,今天體育活動結束了。」拍拍他的肩,草綠的身影就消失在樹林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