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落亂同人-こへ滝> 尋の段-下

有時候的瀧夜叉丸真的是笨笨的
嗯...不過也許是經常笨笨的XDD
嘛嘛~這也是可愛之處(咦?


   
天色越來越暗,瀧夜叉丸抬頭指能看見那圓形裡的星空。星星很漂亮,一閃一閃的,無奈他現在完全沒心情欣賞,他低下頭,害怕地縮著身體。


   
不知道是哪個作法委員的人挖的陷阱,他還想說找到回去的路了,開心的邊走邊跳,下一秒就落進地洞。真是有夠倒楣的!




   
想起一年級發生的事,時間回到現在,那心情是相同的吧!一個人坐在原地,等著誰來發現自己。有時候想想,自己好像常常一個人,如果不去找其他人的話,別人是不會主動靠過來的吧!


   
這大概就是,天嫉英才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連老天爺都這麼喜歡整我。瀧夜叉丸想著想著,嘴角卻逐漸下滑。


   
事實上,他很怕一個人,孤伶伶的。那感覺,不好受啊!


   
從上頭傳來的腳步聲,吸引了瀧夜叉丸的注意,他將方才所想的全都拋在腦後,緊張地移動自己的身體離開崖壁,好知道是誰來了。


   
「總覺得這場景似曾相似,對不對啊?瀧夜叉丸。」七松雙手插著腰,問著坐在斷層崖下石塊上的瀧夜叉丸。


   
「是的,非常的相似,七松前輩。」瀧夜叉丸放心地低下頭,掩藏因為安心而快滴出眼角的淚水。


   
那個時候,從那圓圓的洞口,蹦出七松前輩的笑臉,自己卻大哭了起來。




    
夜晚的冷風,讓瀧夜叉丸打了個寒顫,他的臉色不太好,卻不是因為覺得冷,而是對於自己被前輩揹著感到難為情。


   
「那個……七松前輩,我可以下來自己走。」瀧夜叉丸挺起胸膛,想要揹著自己的七松前輩停下。


   
「瀧夜叉丸,你不要亂動,掉下去就糟了。」語氣說得平淡,警告味卻讓瀧夜叉丸安靜了。


   
「那請在接近學園時,讓我下來好嗎?」瀧夜叉丸將手心壓在七松的背上,在這麼靠近的距離,留下一點空隙。


   
一路上,兩人都不說話,小山路上只剩下蟲鳴聲陪伴著他們。


   
瀧夜叉丸感受到晚上的寒涼,七松溫暖的背部,讓他放下戒備,像隻小貓一樣,乖乖地趴伏在七松背上,安心地閉上眼。


   
七松小平太在察覺到瀧夜叉丸的安詳,他發出淺淺的微笑。


   
「感覺好像回到了三年前,不是嗎?瀧夜叉丸。」


   
在幽暗的山林小徑中走著,在蟲鳴此起彼落,只有微弱的月光指引著回去的路。



   
瀧夜叉丸頭痛地撫著自己的額頭。「七松前輩,現在是什麼情況?」他跟七松前輩兩人坐在似曾相似的山裡的小溪邊。


   
七松站在清涼的溪裡,回頭看坐在石堆上的瀧夜叉丸。「就跟三年前一樣啊!哈哈哈!」


   
「請不要打馬虎眼!七松前輩!」他生氣地朝七松大吼。


   
用手指塞進耳洞,打算聽而不聞的七松小平太,吹著口哨來個相應不理。


   
瀧夜叉丸無力地仰望天空,看著一隻老鷹飛過天際,「啊……又是等人來救嗎?」


   
跟三年前一樣,因為天色太黑,導致七松方向判斷錯誤,當時也是停留在這地方,等人來。


   
「瀧夜叉丸!你肚子餓嗎?溪裡有魚,要吃嗎?」


   
撐著自己的臉頰,瀧夜叉丸撇頭看向別處。「……要。」他紅著臉囁嚅地說。


   
「那就多抓幾條吧!」七松脫掉上衣,直接丟向瀧夜叉丸。「幫我拿著吧!」


   
他無可奈何地拿下降落在自己頭頂。「是,七松前輩。」


   
七松前輩,你知道嗎?在你出現的時候,我的內心閃過一個念頭。如果我又不見了,你會不會來找我?瀧夜叉丸發呆地看著站在溪裡,用手裡劍瞄準魚的前輩。


   
這問題,大概一輩子都開不了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