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落亂同人> 冰牆の段-(參)

肚子餓了= =

    老是說自己優秀的伊組,實質是什麼都不敢嘗試的大草包。兵太夫趴在桌上,看著黑門很開心地拿作業想請教綾部前輩,後者是不知神遊到哪去的盯著天空發呆。立花前輩正在做潮江前輩的機關頭,想要賄賂他,好讓作法委員會能再下一次的預算會議中過關。


   
同樣和自己身為葉組的浦風前輩,正在預習下回要上課的內容。眼角一瞄,發現綾部前輩,不知何時消失了,留下黑門傷腦筋地拿著作業。


   
抱著湊熱鬧,也抱著一點善意,兵太夫靠近傳七,隨即受到對方的戒備,他們之間有道透明的高牆。


   
「你想幹嘛?」


   
「別緊張嘛!我只是想看看,你不會的問題,或許我會也說不定。」山兵太夫微笑地伸出手,要傳七把作業拿給他瞧瞧。


   
黑門傳七將作業收進懷裡,「哼,伊組都不會的問題,葉組要是會的話,我們伊組的顏面要往哪放。」他嘟著嘴,不領情地撇過頭,跳下走廊,打算要去找別人來教的樣子。


   
兵太夫的表情蒙上黑影,「你成天開口閉口都伊組來伊組去的,要不要跟我較量一下啊!蠢蛋傳七。」


   
「你叫誰蠢蛋?」黑門生氣地回過頭,兵太夫卻已經不見了。「咦?」他慌張地東張西望,後腳跟突然被繩子給絆倒,往後倒去的瞬間,有隻手抓住了黑門的衣領。


   
是立花仙藏前輩。


   
「該適可而止喔,兵太夫。」仙藏的餘光,冷冽地盯著躲在樹上的忍蛋。他將傳七扶好,「藤內!等會叫喜八郎把洞填回去,要是被潮江那笨蛋踩到,預算鐵定先去一半。」


   
「是!」


   
山兵太夫跳下樹幹,走過黑門身邊時,帶著不屑的笑容,睨了他一眼,害傳七不禁縮瑟了一下。


   
黑門低下頭,不甘心,可是卻又無能為力,讓人想哭。他忍住盈框的淚水,抱著藏在衣襟裡的作業,「立花前輩,我還有事,我先回去了。」語畢,傳七轉身就跑。


   
立花看著後輩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,呆了一會,才回過頭面對其他委員。「那,作法委員會今日活動到此為止,解散!」


   
山兵太夫伸伸懶腰,真是多虧了黑門傳七,讓他們今日活到提早結束,也許該去買個丸子請他吃。


   
說沒聽見黑門的鼻音是騙人的,兵太夫撿起泥地上的繩索,慶幸著立花前輩拉了傳七一把,只是想欺負他而已,沒要他受傷。


   
傳七老愛把『優秀的伊組』掛在嘴邊,優秀的伊組與成績最差的葉組,像是在說他們之間的不同。傳七不停地說著,不停地說著。


   
每當他說一次,彼此間那道透明的牆,就會高一些,現在,已經躍不過去了。無可奈何的兵太夫時指交叉地放在腦後,狀似悠閒地在走廊上走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