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伊組の段-上

落第忍者亂太郎的同人文
上面的標題不代表真有這一話(笑ˇ



「喜八郎!」一聲大叫吵醒隔壁房的人,卻沒能把熟睡在被窩的傢伙叫醒。

瀧夜叉丸已經梳洗完畢,回來後發現室友兼同窗的綾部喜八郎還在睡,其實不關他的事,不過他還是沒辦法丟下喜八郎不管。抓起他的被子,猛力一掀,只見喜八郎抖了一下後,翻過身繼續睡,氣得瀧夜叉丸青筋暴露。

「綾部喜、八、郎!」

躺在被團上的綾部終於有了動靜,他坐起身,揉著眼睛,「今天不上課也沒關係嘛!我昨天挖了很多地洞,很累。」

又去哪挖洞了?到底想害幾個人中獎才高興?明知挖地洞是他的嗜好,有沒有想害人的嫌疑是另一回事。「我們可是伊組的優等生,怎可能因為疲憊而不去上課!不管,就算拖也要把你拖去上課!」瀧夜叉丸脫掉他的睡衣,幫他繫上黑色內兜的繩結,拿出髮帶替他綁頭髮。

聽著瀧夜叉丸在身後邊碎碎唸,邊梳理著自己覺得煩躁的捲髮,綾部睡眼惺忪地打著盹,嘴角卻小幅度的勾起,樂在其中的樣子。

「你快點把褲子穿一穿,我去幫你拿毛巾,洗個臉會清醒一點!」稍微用力地拍了下喜八郎的肩頭,瀧夜叉丸拿了毛巾就往外走去。

「真是囉唆的老媽子。」綾部喜八郎伸了個懶腰,隨後站起身往衣櫃走去。

瀧夜叉丸在水井旁打水,把毛巾弄濕之後,才一轉身,一步踏出,視線就急轉直下,接著是全身傳來的疼痛訊號。

「喜、八、郎!」這一吼,整個學園的人都紛紛往四年級的排屋看去。

「果然還是小瀧踩到,嘻嘻。」綾部心情很好地打開房門,跟正巧出房門的齊藤鷹丸打招呼。

鷹丸微笑道早安,「早安。你今天的頭髮也整理得很漂亮喔!」

「因為是小瀧綁的嘛!」

綾部就跟齊藤兩人一塊到食堂吃早飯了。



等瀧夜叉丸到教室的時候,就差不多要午休了。綾部用課本遮住自己,趴在桌上打瞌睡,完全沒注意到瀧夜叉丸坐在他旁邊。

喜姆喜姆爬上鐘塔,用頭撞擊鐘,發出響亮的鐘聲。

瀧夜叉丸收拾自己的書,「綾部,該起來了。」說完後,他就起身離開了。

小瀧的語氣聽起來好冷淡喔!綾部爬起身,才發現,他已經打開教室門,離開了。喜八郎呆滯地看著門的方向。「小瀧真的生氣啦?」

一到食堂,瀧夜叉丸正跟他委員長七松有說有笑的,然後七松端起兩人份的午餐到座位上,瀧夜叉丸感謝地笑了一下。

「裝模作樣。」綾部喜八郎小聲地說了一句。

因為氣氛有點奇怪,綾部總覺得自己貿然插入他們之間的對話,肯定很尷尬,選擇了和其他同學一塊吃飯,他不時觀察著瀧夜叉丸他們的動靜。

「你雖然功課很好,意外挺笨的。」七松挾著魚肉,調侃著覺得很糗的龍夜叉丸。「這是你第幾次掉進陷阱裡了?」

瀧夜叉丸露出一貫的閃亮微笑。「哈哈,這是最後一次了。我瀧夜叉丸上過的當,是不會再上第二次的。」他說得心虛極了。

「是嗎?」七松不太相信地繼續吃飯。

瀧夜叉丸一手捧著飯碗,拿筷子的手卻抖個不停,七松沒說什麼,伸出自己的筷子,挾起他盤中的魚肉。

「需要我餵你嗎?」七松小平太綻放出跟陽光有得比的爽朗笑容。「還是你要用湯匙?我可以先幫你把魚肉挑乾淨。」

想當然,瀧夜叉丸的答案當然是否定的。「不用了,我可以自己來。」他紅著臉拒絕七松前輩的好意。「這點小傷,對我瀧夜叉丸來說,根本就不算什麼!」說完,他硬撐用右手持筷想挾起魚身上的肉。

早知道他會這麼說,七松不顧他的意願,替他將魚肉跟魚刺分開,讓瀧夜叉丸又羞又窘的,最後吐出道謝的話。

「謝謝。」

「照顧委員是應該的,等等記得到保健室看看。」

「嗯。」

綾部對於他們的氛圍感到不悅。都不曉得小瀧跟那個熱血笨蛋的感情竟然好到這地步,那熱血笨蛋不會對小瀧有意思吧!

為了撫平現在的情緒,他打算下課後,要去挖幾個地洞,窩在裡頭,什麼都不要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