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落亂同人> 冰牆の段-(肆)

這兩個人還滿像的XD
傳七有N%的可能成為繼瀧夜叉丸之後的...(ry
也有可能要當一輩子的一年級(?)



    夜晚,靶場傳出了奇怪的聲響。


   
「氣死我了!」小小的身影在標靶前,不間斷地投射出手裏劍。「總有一天,一定會贏過你!笨蛋兵太夫!」


   
更巨大的黑影聳立在他的後頭,讓站在前面的人停下了動作。戰戰兢兢地回過頭,逆著月光底下出現的人,是自己直系前輩,平瀧夜叉丸。


   
「你在這做什麼?」


   
黑門傳七的肩膀無力地滑下,瀧夜叉丸前輩竟然還好意思問別人。「練習手裏劍。」雖然瀧夜叉丸也是自己的前輩,不過跟綾部前輩比起來,會比較想跟後者打交道。「那前輩你呢?」


   
「跟你一樣。」他笑了一下,開心地拍拍傳七的肩膀。「伊組本來就是該這樣,不管是在功課還是在實技方面,都要勤加練習,才能成為優秀的伊組。既然我剛好在這裡,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可以問我。」


   
傳七瞄準靶心,射出手裏劍,發出了咚的聲音,但位置似乎離紅圈有點『距離』。他發出『嘖』的聲音,「我一定要打敗兵太夫那個笨蛋。」


   
瀧夜叉丸站在一旁。「哦,你也有個死對頭。」


   
「兵太夫他老愛整我,搞不懂自己是哪裡惹到他了。」他邊說邊丟出手中的利器。「要是我贏過他,他就會知道我的厲害了。」問題是,自己沒那個實力,他心裡很清楚地知道。


   
「所以你才會這時候出來練習?」他彎下腰,調整傳七的手勢。「這樣丟會比較順手。」


   
被自己不甚熟悉的前輩抓著手,讓傳七的臉紅了起來。也才發現,瀧夜叉丸的手指,不像外表那樣看來是柔細的觸感,反而是有點粗造的繭。所以,瀧夜叉丸前輩一直都跟今天一樣,在夜晚出來練習忍術嗎?


   
黑門傳七抬起頭,用閃亮的雙眼,望著瀧夜叉丸被月光照得朦朧的臉。


   
「好啦!你再投一次看看。」


   
「是!」回過神的黑門,趕緊丟出手中的手裏劍,比剛剛再接近了紅圈。


   
「照這樣練下去,很快就可以百發百中了。」瀧夜叉丸咧嘴笑著,拍拍他的頭。「有死對頭,其實不算壞事,彼此競爭也會進步。」自己跟田村之間的關係就像是亦敵亦友吧!不過自己一定比他強很多!瀧夜叉丸心想。


   
「可是我……」很明顯地區居下風。傳七失落地抓著自己衣襟。「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跟前輩您一樣?」每次每次都要面對兵太夫得意的笑容,一想到就覺得很不甘心。


   
「只要不停的努力,很快就會追上他的。」


   
「瀧夜叉丸前輩……」


   
從圍牆上的屋簷,突然竄出一顆頭,讓瀧夜叉丸直覺地站在傳七的面前。「誰?」


   
那抹人影從牆上一躍而下,站起身,向他們打招呼。「唷!小瀧你還沒睡啊!」


   
「你還敢說,要不是你偷跑出來,我還用得著出來找你嗎?」瀧夜叉丸生氣地走上前。「你又哪去挖洞了?這麼晚了還出去,打擾到小松田先生,豈不是很麻煩嗎?」


   
綾部嘟著嘴,「小松田先生早就在門口打瞌睡了。」


   
「真是的!」瀧夜叉丸煩躁地抓抓頭。


   
綾部突然歪頭看他身後的黑門傳七。「你在這幹嘛?」


   
「人家才不像你,很認真地在練習手裏劍。」


   
喜八郎一聽,不太開心地鼓著腮幫子。「什麼話?我也是很認真的在練習挖洞啊!」


   
瀧夜叉丸跟傳七的臉多了幾條黑線。


   
「你唷……」瀧夜叉丸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。既然人回來了,那他也該回去睡了,畢竟明天還有早課。他走向標靶,撿起地上散落的手裏劍,「時間也不早了,你也快點回去休息吧!」


   
「喔。」傳七奔上前,跟瀧夜叉丸一起收拾。


   
綾部眨眨眼,看著他們兩個。還滿像兄弟的,都很愛誇耀自己的優秀,但也挺認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