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伊組の段-下

就接下去吧

   
    瀧夜叉丸右手上包著繃帶,往回房的方向走去,想問綾部下課後要不要跟他一塊去市集逛逛。


   
然後看見一個地洞,就離他們的房門口不遠處,洞裡還發出鏟土的聲音。瀧夜叉丸不太開心地走到地洞前。「喜八郎!」


   
在下方挖洞的綾部當作沒聽見似的,一股勁地挖著。


   
「喜八郎,我知道你喜歡挖洞,可是你在大家都會走來走去的地方挖洞,很危險的!」瀧夜叉丸也不想這麼囉唆地跟他說這些。「你看!我今天早上就因為……」


   
話還沒說完,喜八郎就搶先一步打斷他的話。「吵死人了!跟個老媽子一樣囉哩八嗦的!」他將鏟子用力地插在土裡,他的背部的汗,沿著肩胛骨流下,最後被黑色內兜吸收。


   
站在上方的瀧夜叉丸握緊拳頭,也不再多說一個字,轉身就走。沒想到才剛走沒幾步就中了綾部之前挖的地洞。「哇啊!」


   
聽到瀧夜叉丸的叫聲,綾部趕緊爬出洞,往瀧夜叉丸掉下的洞,探頭一望,看見右手上的繃帶滲出了血,而他用左手抓著他的傷處,很痛地縮著身體。


   
注意到不正常的陰影,瀧夜叉丸抬起頭,看見喜八郎呆掉的表情。「唉……你別光看,快拉我上去。」




   
他不懂為什麼綾部要在地洞前跟他正座,害自己也跟著正座,看著他低著頭不語,好像是跟母親認錯的孩子。


   
「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啦!反正掉進洞裡也不是第一次了。不過你要是在大家都會經過的地方挖洞,是很危險的。要是鷹丸不小心掉進去怎麼辦?他忍術沒有我們好,連我都會掉進洞裡了,他的處境不是更危險嗎?」


   
瀧夜叉丸在不知不覺中,像個老媽子似地,開始對喜八郎訓話。


   
齊藤鷹丸手拿著一盒饅頭,沿著排屋外的走廊走著,正巧看見瀧夜叉丸跟喜八郎兩人,正座在一個洞前。他跳下走廊,往他們走去。「瀧夜叉丸,喜八郎。要不要吃饅頭?」


   
瀧夜叉丸聽見鷹丸的聲音,驚訝地回過頭。「啊!鷹丸你站在原地不要動!這裡有很多地洞。」


   
「你在說什麼?要吃嗎?」鷹丸安然無事地走到他們面前。「可以問你們在做什麼嗎?」他彎下腰,笑嘻嘻地問。


   
「什麼都沒有……。」瀧夜叉丸納悶地看著他。


   
齊藤抬頭看看天空。「今天天氣不錯,要不然我們今天在外面野餐吧!」他開心地往排屋的方向走,又是安全地回到走廊上,回頭大喊。「我去泡茶,順便叫三木衛門一起過來。」


   
瀧夜叉丸轉頭看綾部,「你挖了幾個陷阱?」


   
他比出一個掌心。「昨天五個,今天三個。」


   
「那這裡有幾個?」


   
「加上這個,跟小瀧掉下去的。」他指著身旁的兩個地洞。「還有三個。」他說完看向距離廊下最近的草叢。「那裡就一個。」


   
走廊上傳來奔跑的足音,跟再熟悉也不過的聲音。「野餐!」


   
「三木衛門?」瀧夜叉丸皺起眉頭,看見田村三木衛門的身影從轉角跑出,他要跳下來的位置,相當於喜八郎剛說的地點。「唉呀!」


   
果不其然,下一秒就聽見田村的慘叫,反倒是鷹丸傷腦筋地走到地洞前,把田村拉出來。


   
「為什麼?」瀧夜叉丸不能理解地看著他們,最該掉下去的沒掉下去,不該掉的反而掉下去了。


   
一直保持沉默的綾部開口說話了。「因為小瀧跟三木衛門都很笨嘛!」




   
夜晚,準備就寢的瀧夜叉丸穿上睡衣,綾部倒是先將瀧夜叉丸的床給舖好了。也許是想彌補自己害他受傷的關係。


   
熄燈後,綾部往瀧夜叉丸的位置擠去。


   
「喜八郎,你再不睡,明天又會起不來喔!」瀧夜叉丸背對著喜八郎說。


   
「小瀧,對不起。」


   
「……嘛嘛,你知道錯就好了。」原以為這傢伙根本就不會道歉,其實還是有反省能力的。「以後別在人常經過的路上挖洞,要挖就去後山那邊挖吧!」


   
綾部看著他的背。「我是認為,小瀧會經過那裡才挖的。」平淡無起伏的語調,卻讓躺在一旁的瀧夜叉丸十分火大。


   
他爬起身,怒視著面無表情的綾部。「綾部喜、八、郎!」


   
還沒睡的往四年級的排屋方向望去,已經睡的則起身,接著倒頭繼續睡。


   
六年級排屋裡的七松小平太露出微笑,「真有精神吶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