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吃不消了

[2010.5.9]

發文不附圖.此風不可長
所以還是乖乖地畫了一張圖w
屎蛋.目前覺得是四賤客中的最正常的一個

只是當我發現阿尼...他說的話是mmm的原因.不是因為被外套遮住口鼻的關係
而是被強迫消音時.內心有點複雜XD"
不過阿尼仍是獵奇的好同伴.恭喜他在某一季的某一集後不再死亡~

<日記文>下收
昨天去拔了智齒

以為應該跟以前一樣.咻咻的兩下就OK了

沒想到這次竟然很大陣仗的動了小手術(.......吃藥的時候我的手可是抖個不停

那個 "骨刀"是啥!!不解釋一下嗎?

感覺要怪就只能怪這顆長得太歪了嗎?

雖然覺得麻醉發作的時間有點晚.不過依在我嘴裡敲敲打打的感覺

智齒的屍體原本想把保留下來.不過我想應該已經被碎屍萬段了吧(哈哈...

就算打了藥.還是會痛.但還不至於讓我流淚.那我就不想要是還沒發作會怎樣了(豈是句"夭壽喔"了得

要是沒麻醉的話.我應該已經昏死在台上了吧

醫生伯伯你真是個好人.一直問我會不會痛

可是我啊...嘴巴張那麼大.只能靠抖動了來告訴你了~~(抖抖

星期五吃完了最後一包過敏藥.然後又要去拿藥

一天跑兩家診所.說實在的...錢包實在是...異常感到難過ˊˋ(好想哭

還要再吃三個月.喔...ˊˋ"(這種過敏真的很煩(怒

最後一張國父要離我而去了


今天早上起床.發現自己的臉頰腫得跟小豬頭似的

急忙找熱敷袋

結果找不到.想著明明有把它帶下來的(那方便的好東西是去哪了?

浴室的水又不夠熱.只好用濕毛巾在小盆裡弄熱水...可是一下就冷掉了ˊˋ"

有敷跟沒敷一樣(失落

這學期光是花在看醫生上就噴了不少錢了ˊˋ"

我無顏面對家鄉的父親了(遮臉